當前位置:工作之窗 >> 以案示警 >> 瀏覽文章

那個月的低保金去哪里了

編輯時間: 2019年10月31日   來源: 劍川縣紀委監委   點擊:

“楊萬全被處理了,真是大快人心,把低保戶的‘保命錢’當成自己的‘私房錢’,查他一點都不冤枉?!币粫r間,劍川縣馬登鎮后甸村村民議論紛紛。

事情還要從一封舉報信說起。

2018年11月13日,大理州委第三巡察組到劍川縣羊岑鄉開展工作時,在車內發現了一封群眾舉報信。

信中稱,劍川縣馬登鎮后甸村委會在發放2017年1月至6月低保金過程中,向善自然村只發了5個月的低保金,另外一個月的低保金約14300元不知去向何處?

“舉報內容指向性較強,可能存在低保金被挪用的情況,膽敢動群眾‘奶酪’,必須徹查嚴辦?!毖膊旖M第一時間將該線索移交縣紀委監委。

接到問題線索后,縣紀委監委隨即啟動了初核程序,成立調查組深入馬登鎮后甸村進行走訪調查。

“2017年你們低保金領取了幾次?發了多少錢?低保金是誰發給你的?用什么方式發放?”調查組一一向向善自然村低保戶求證低保金領取情況。

基本印證舉報內容屬實后,調查組與后甸村干部逐一談話了解情況,低保金去向問題漸漸清晰。

一直以來,為了規避矛盾,后甸村改變了低保金的正常申請和發放程序,把全村用于領取低保金的“一折通”集中起來,由村委會干部統一保管、統一領取,統一分配后以現金形式發放到各村民小組。2015年開始,向善自然村低保存折由村委會主任楊萬全保管,并由其負責發放該自然村低保金。

2017年7月,劍川縣實施低保動態管理,對低保戶進行了一次大核查,后甸村也重新評定了新的低保戶,動態管理前民政部門就下撥了2017年1至6月的低保金。但從向善自然村低保金發放花名冊看,只有2017年5月以前的發放記錄,6月低保金確實沒有發放到戶。

目標鎖定,調查人員立即和楊萬全進行了談話。

“當時2017年6月份的低保金是隔了幾天才打款進來,所以就只發了1至5月的低保金,后來因為自己手頭不太寬裕,取了幾次低保金,沒有錢了就又取一點,期間也沒有農戶向我問起低保金的事,慢慢的也就沒再想把低保金發給農戶了?!痹谑聦嵜媲?,楊萬全向調查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,并把私自保管在家中的43本低保存折交給了調查人員。

當天,調查人員便聯系馬登鎮信用社查詢了這43人個人賬戶交易流水,發現2017年6月26日至2019年1月28日間,共有24次取款記錄,取款金額14760元,截止2019年3月14日43本低保存折余額為11057.88元。

另外,調查組在翻閱低保發放情況資料時,沒有放過走訪時群眾反映的疑似干部優親厚友問題,并在發放花名冊中發現了端倪。

2014年至2017年,楊萬全利用分配、發放向善自然村低保金的便利,違規將妻子張慶花列為農村低保金發放對象,先后7次領取了農村低保金人民幣5783.08元。

至此,向善自然村低保金問題是查明了,但楊萬全的問題卻遠不止這些。調查組在調查過程中還發現了新的線索,經查實,2014年至2019年,楊萬全在擔任馬登鎮后甸村委會主任期間,違反廉潔紀律,收受財物人民幣4萬元、截留錢款人民幣0.3萬元;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,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,收受賄賂1.4萬元。

正義從來不會缺席。楊萬全自以為隱藏得很深、隱藏的很好的違紀違法問題,最終還是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,也自然受到了黨紀國法的嚴懲。

2019年4月,楊萬全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并被終止縣黨代表資格,其違紀違法所得予以收繳。2019年6月,楊萬全犯貪污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一年零6個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。

“走到今天,一切都歸咎于自己缺乏對黨紀國法的敬畏之心,慢慢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,沒有時刻繃緊紀律這根弦,才會漸漸沉陷進了泥濘之中?!睏钊f全在檢討書中這樣寫到,“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、基層干部,每一分成長都是黨組織培養的結果,是人民愛戴和支持的結果,本應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貢獻光和熱,卻不知不覺走上了違紀違法的不歸路。我愧對家鄉人民、愧對父母教養、愧對家人支持。我會積極悔改、走向新生,請黨組織和人民對我進行教育和監督?!?/p>

“楊萬全侵吞農村低保金行為之所以能夠得逞,緣于各環節監督缺失,公示公開不到位、不透明,群眾監督作用沒有有效發揮,致使低保金在發放過程中變了味、走了樣。只有層層設防、把好權力監督關口,堵塞過程漏洞,現行的‘低保動態管理’才不會成了一句空話?!眲Υh委常委、紀委書記、監委主任趙桂海說。(李紅霞)

 


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